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9年
当前位置:诚信在线下载 > 明星时尚 >

全球快时尚集中“退

2020-07-17 主编:诚信在线下载 点击次数 :

淡紫、绯红、浅绿……那些代表着对夏天所有期待的服饰,被整齐的陈列在门店里,但“up to 50% off”、“sale 5折”的广告牌亦摆在显眼的位置。

7月初,《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访上海陆家嘴世纪汇商场以及靠近南京东路的置地广场等商场后发现,各大“快时尚”品牌均在力推打折促销活动,个别商品折扣力度甚至超过5折。“快时尚不香了!”品牌纷纷打折的背景下,这句话也高频率的出现在社交媒体上。

2012年左右,以H&M、Zara、优衣库等为代表的快时尚品牌们曾风头无两。但过去两年,放眼全球市场这些品牌的日子不再“舒适”。

就在近期,快时尚的“衰退”似乎正在集中爆发。一个信号就是,在曾经看好的中国市场,包括Superdry、earth music & ecology在内的品牌连续宣告败退。同时,巨头们的业绩也不再靓丽。7月9日,优衣库母公司迅销公布业绩,截至2020年5月底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其同比转亏,亏损达98.18亿日元。

一时间,快时尚品牌被贴上了“失意”的标签。消费者也不禁发出疑问:这些曾经在全球代表平价潮流的服装品牌们的高光时刻还有“第二场”吗?

疫情冲击,没有“落单者”

“618”期间,上海一家时尚企业的白领张萧(化名)在天猫购买了一件Superdry(极度干燥)的T恤。这个时尚潮牌来自英国,主打连帽衫跟慢跑裤一类的休闲装,主要顾客群体是30岁以下的青少年,单件衣服标价一般在100美元以内。

7月初,当张萧再度登陆Superdry的天猫旗舰店时,看到的却是首页显眼的“再见”二字。“好突然,我是干燥的老顾客了,家里衣柜中多半衣服都是干燥的,风格喜欢,价格可以接受,质量有保证,挺难得的牌子。”张萧说,她还特意咨询了电商平台的代购,被告知该品牌中国市场线下的所有门店或将在7月中旬全部关闭,看来“以后只能海外代购了”。

事实上,6月底, Superdry就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正式退出中国市场。Superdry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其将暂别中国大陆市场。2020年7月起,Superdry自营专卖店以及品牌电商旗舰店将陆续关闭。

Superdry中国合作方赫基集团方面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 Superdry Group基于全球疫情影响以及战略调整,已经与其友好协商决定结束中国市场合资公司的运营。

一位服装行业从业人士告诉记者,Superdry品牌定位过高不适合中国市场需求,且产品研发没有摸清中国用户需求,但品牌方对市场回报预期一直过于乐观。他还指出,尽管在中国找到了合作伙伴,但双方的磨合并不到位,随着疫情冲击经营压力加大,退出成为“止损”的最好选择。

当然,Superdry不是个例。日前,曾被视为森女风代表的日本女装earth music & ecology在电商平台旗舰店发布通告,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2020年开年新冠疫情来袭,我司努力将疫情对专柜销售业绩的影响尽可能地减少。但随着疫情逐渐在全球蔓延,对全球经济,特别是零售行业造成了极大冲击。现经母公司股东大会慎重讨论,决定重组业务,暂时退出中国市场。”在通告中,earth music & ecology这样表示。

目前,earth music & ecology母公司STRIPE INTERNATIONAL集团旗下女装品牌Samansa Mos2和E hyphen word gallery的天猫旗舰店也已经关闭。

疫情似乎成了压倒这些品牌的“最后一根稻草”。据《文汇报》报道,英国时装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卡洛琳·拉什对欧洲新闻电视台表示,人们正在面对一场“库存危机”。 “当你宅在家里不用去公司、不去外面吃饭、不去参加活动时,对服装的需求几乎不存在。”

在疫情的影响下,一些在全球坐拥快时尚帝国的大型集团也一样受到冲击。

根据迅销日前公布的数据,其2020财年前三季度综合收益总额为15449亿日元(较上年度同期下降15.2%),综合经营溢利总额为1323亿日元(同比下降46.6%)。迅销表示,这一业绩背后主要是受到疫情等影响。

情况类似的还有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数据显示,在截至4月30日的2020年第一财季, Inditex集团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44%,期间,其全球范围内有88%的门店因新冠疫情暴发的影响而关门停业。不过,在该季度内,Inditex旗下品牌在线上渠道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50%。

6月上旬, Inditex更是被指计划在今明两年关闭1200家门店,据称占到其门店总数的16%。一时间,关于ZARA也顶不住的声音四起。

不过,Inditex中国公关部近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Inditex确实将吸收1000至1200家小型门店,但这些门店的销售占总销售额的5%到6%,且由于位置不够理想,无法提供顾客新的购物体验。据称,这些小型店铺大都比较旧,主要是集团旗下Zara以外的其他品牌门店。

低潮已久,多品牌败退

6月11日,波士顿咨询曾在其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疫情期间,时尚与奢侈品行业受到的影响程度极为相似。但不同于奢侈品相对快速的复苏,时尚板块的复苏相对缓慢。

有观点认为,快时尚颓势早已显现,疫情仅是导火线。若将时间线拉长一些,对于快时尚行业而言,“关店”乃至“退出”已经成为近年来被谈及最多的词汇。一名曾在国内大型服装企业担任中层管理的人士对记者称,在其看来,快时尚行业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快速发展后,光鲜亮丽早就不再,该行业已处于盛极而衰的阶段。

一直以来,中国市场是全球各大快时尚品牌的“兵家必争之地”。2002年,优衣库在上海开出第一家门店,自此拉开了中国快时尚市场的序幕。几年后,H&M、KM、ZARA、Forever 21等诸多国外快时尚品牌也先后进入中国,并开启长达近10年的“跑马圈地”时代。根据盈石集团研究中心的一份快时尚品牌发展报告,截至2015年上半年,优衣库、H&M、ZARA、GAP等十大快时尚巨头在中国门店总数已超过1200家,门店总数与去2014年同期相比增长25.9%。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达到扩张巅峰后,2018年情形急转直下。赢商网一份数据显示,十大快时尚品牌2016年、2017年在内地分别新增415家、473家门店,新店增速从2017年上涨14%,变为2018年锐减44%。

曾有商业地产领域投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快时尚的快速扩张和商业地产的爆发不无关系。在此前百货、购物中心不断落成后,入驻品牌即成为其拉拢人气乃至互相竞争的关键。为此,很多商业地产甚至不惜以免店租的方式来吸引一些流量高的品牌入驻,快时尚一度成为“宠儿”。不过,此后商业地产因为过度扩张和受电商冲击,日子并不好过,伴随商业地产“同步扩张”的快时尚们在面临高昂的店面成本叠加库存成本,以及饱和的市场和激烈的竞争等多重压力,撤店即时止损成为首选。

(责任编辑:诚信在线下载官网,欢迎转载!)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 超模+国际大牌!国际
    青岛新闻网9月9日讯(记者 崔文静)9月8日,东方时尚季第19届中国(青岛)国际时装周...
    超模+国际大牌!国际时尚前沿日 6场大秀聚青岛
  • 海关查获“瘆人”纸箱
    海关查获“瘆人”纸箱 内装370束人体毛发,近日,成都海关所属双流机场海关旅检关员在...
    海关查获“瘆人”纸箱 内装370束人体毛发
  • 成都地铁5号线二江寺
    成都地铁5号线二江寺站西侧能否增设出入口 官方回复,城市地铁的开通给沿线居民带来了...
    成都地铁5号线二江寺站西侧能否增设出入口 官方回复
  • 红树林里的守护者
    海南儋州新英湾红树林市级自然保护区护林员陈正平(12月9日摄)。陈正平2010年开始在...
    红树林里的守护者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